當前位置:首頁 > 市場資訊 > 行業新聞

色異/色空——讀王國平抽象彩墨畫

發布日期:2019年06月28日 點擊:

 

  色異乎?色空乎?

 

  仰觀俯察,品類萬象,覽物之色,轉瞬即變,千差萬別,異彩紛呈。然五光十色、緣物而起,雖觸類不一、文采雜然,尋跡探象、批文入幽,則緣起不變、不變緣起,不一不異、同于大通。究其深理,原來如是: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色不異空,空不異色。

 

 

  吾友國平,性愛美術,先學寫實,即物造型,水墨油畫,東西馳騁。年屆天命,倏然變法,沉湎彩墨,玩色弄水,欲作畫時,空乏身意,棄形趨色,情狀萬變,素以為絢,黼黻煥然,肌理變態,遁入大千,而萬變不離其宗,不變應乎萬變。灑、潑、皴、染,竭盡繪之能事;揉、皺、浸、擦,得之殊非偶然。終日念茲在茲,每天創為“色異”。孜孜矻矻,頭頭是道。

 

 

  色異也,色空也。唯識所變,唯心所現。

 

  色異即是色空,色空無非心空。所謂畫者,心畫是也。作畫觀物,即物觀心,物物不役于物,游心而止于善。如是則汪洋恣肆、瑰瑋奇幻,詭異多端、翩然如夢,不知物耶心耶,頓失是也非也,猝然忘我,冥然合德,此心安處,遂成畫意。

 

 

  國平與我曾為同事,他負責全市文物管理,與古為徒,潛心研究,長物養志,格物致知。他曾與同仁,跑遍全國,搜羅拍攝龍泉青瓷圖片,編纂龍泉青瓷圖集。該書器物篩選典型,圖文羅列有序,說明規范嚴謹,同類書刊,無有可匹。所贈圖集,隨我漂泊,列于架上,常常翻閱。其類繁多,可供養眼養心,其器標準,可依賞識鑒玩。

 

 

  今年春節,國平邀北京回老家過年的同道王林海和我至其家工作室,示近作一大疊,大小一律,整齊堆放,井然有序,估摸千有百幅,可見作畫之勤。一一翻閱,見其手段之變化,方法之多樣,多為實驗、試錯、探索。其間成敗、甘苦、冷暖、喜憂,唯有畫者自知。吾儕以旁觀者視之,畢竟良莠相參,妙能判然,其間不乏佳作,亦間有生澀之筆與相類之作。即便如此,使以六四開或一半計,萃取其佳者匯之,亦莫不令人嘆服。久未見其畫,詫異其抽象之路,而吾所驚者非其畫風之嬗遞,而是他竟樂此不疲,流連忘返,蓋與其曾經職業有關:探物、觸物、玩物,都需帶著好奇、質疑和對未知的摸索。

 

  擇國平畫之佳者以觀,其間層層交疊,色墨相撞,畫雖無形,卻有象焉。中有氣眼,若端石之孕潤,若瑪瑙之潛紋,若隱若現,若有若無,若穴之于人體,若砂之于地理,若星之于天文。離披點畫,無非生活,林木蓊郁、枯荷殘葉,怪石嶙峋、瀑布溪流、煙霞氤氳、月迷津渡、霧失樓臺、空山新雨、月光乍泄,等等等等,都能從其畫中得其梗概,獲取象征,抑或窺見仿佛,得到暗示。故有“遇之匪深,即之愈稀。脫有形似,握手已違。”之慨。其抽象語境非西方之幾何節律,乃東方之混茫氣韻。

 

 

  作畫如許,豈非孜孜于物我交感、沉潛玩味?不想就玩出那附麗于物,而又抽離于物的“包漿”之味,而頓成斑斕駁雜之抽象彩墨。蓋國平之作畫一如莊周之夢蝶,“栩栩然胡蝶也,自喻適志與!不知周也。俄然覺,則蘧蘧然周也。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,胡蝶之夢為周與?周與胡蝶,則必有分矣。此之謂物化。”國平把自己的心像“物化”于一種特殊的傳統手工紙張,如夢如幻。“適我無非新”,茍日新,日日新,又日新。日新月異,故有“色異”之名狀;人以為其醉心于此,樂不思蜀,殊不知其苦心孤詣、殫心竭慮、屢屢受挫、慘淡經營,直至目空一切,始有所得,“色異”進乎“色空”,菩提次第,終成境象。

 

  有多少失敗的沮喪才換來一點成功之喜悅。誠可謂:

 

  滿紙彩墨語 沉浸自陶醉 都云作者癡 誰解其中味

 

  值此國平兄精選其作,赴京辦展之際,謹致祝賀。

 

快乐飞艇开奖时间